当前位置:首页 > 云南 > 保山 > 正文内容

细说云南-独龙江(5)-告别

11个月前 (03-21)保山2120

清晨。

薄雾轻舞。舞在田间,舞在枝头,舞在半山腰。

吃过饭后,一支小小的马队整装待发,再一次感叹白老师的生活态度:六匹马装上了几乎所有家当,小伙子舍不得扔东西,独龙江是他新生活的开始。

让我吃惊的是,昨晚那个喝多了的干巴老头儿也在。

“他也去独龙江吗?”我不解地问。

“哦!他非要送我过去!”白老师说。

“他呀,孤身一个人,平时喜欢喝口小酒,没事了就来学校听我们上课。”

说话的功夫,老头儿已经把一只竹笼背上肩,里面装着白老师养的十几只鸡。

“来,抽根烟!”老公说着递过去一根,我们所能表达的敬意,也仅有这根烟而已。

老人伸出双手合捧,香烟正好落在掌心,接着二掌一合,顺势作个小揖,然后,把香烟别在耳后。

天啊!只不过一根烟而已,怎么搞的像接圣旨一般隆重?

这样的动作一路重复了若干次,无论是接烟,接糖,还是接巧克力,老人始终以双手相迎,伴之以感激不尽的表情。

“说起来村里还是挺重视教育的了?”路上我问。

“嗯,别看学校条件不好,却是村里唯一一块平地。逢年过节的,村里总会有人割些好肉送过来。”

不用白老师说,我们也能感觉到。

回头看看背着鸡笼的老人家,已经汗水淋淋了,十几只鸡份量不轻。

虽然没上过学,他却喜欢坐在院子里听孩子们念书;虽然不会讲汉语,却能在挑起大拇指的同时清楚地说出老师两个字;虽然白老师要离他们而去了,却心甘情愿地帮白老师搬家……

回去的路因为众人陪伴而显得短了很多。

再次看到宾馆那粉红色的墙面时,竟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和白老师分手,他去新学校报到落户,我们回宾馆休息,约好晚上请他一起吃个饭。

而马队和老人家,还要赶回龙元。

说实话,独龙江的那顿晚饭吃得索然无味,因为除了白老师,学校的两位“领导”也跟来凑热闹。

有他们在场,这顿饭吃的“官方”了很多,大家说着无关紧要无关痛痒无足轻重的话题,劝着该喝不该喝的酒。

独龙江和龙元区别何在?饭后回宾馆时我想。

仅仅是通公路和不通公路吗?也许还有今晚酒桌上的酒杯和龙元乡老校长屋子里那把瓜子间的差别吧!

抬头仰望夜空,繁星熠熠,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星星,在西藏时也没有。

别了独龙江!

今生如无意外我将不会再来。

从贡山到独龙再到龙元的五天行程,让我把地图上的一点一线变成了许许多多细碎的记忆:那条细线独龙是耳畔催我入眠的催眠曲和一路伴我行走的进行曲;而那一点龙元,则是纹面大妈羞涩的笑和脖子上戴的塑料项链、那幢二层小楼前挂的“龙元乡贫义学校”的木牌、老校长和新老师看录像时专注的眼神,还有白老师红白相间的T恤衫……

哦,对了,还有,它还是背鸡笼的老人一路洒下的汗水,我看到它们滴落在地上碎成无数份,被阳光照着,闪闪发光,犹如此刻天上的星……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理想国旅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guolv.com/post/40408.html

标签: 游记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我的云南日记

1.27天气晴好乘当晚7:10分广州-昆明的飞机,广州机场象火车站一样拥挤不堪,由于航班太多,班机有些延误,9:45到达昆明;我们在昆明的朋友孙老师开车来接我们,她已经帮我们买好了10:35昆明-大理的火车票(不用担心车票的...

极边第一城

徐霞客大旅行家笔下的极边第一城-腾冲,云南的最西边,与缅甸相距仅一百多公里,以火山公园,北海湿地,热海,和顺侨乡闻名。腾冲地处云南保山市,可以从昆明坐长途车经保山到达,或在昆明转机到保山后,在乘坐汽车到腾冲。因工作原因我们在...

逼上昆明

要知道我是强睁着眼泡了一夜的澡,要知道我所有行装都已准备好,偏偏遥远的版纳啊,你总是那么遥不可及。当11月3日清晨8:00我背着重达40多斤的背囊走到瑞丽长途客运站时,他们居然告诉我这两天一班的版纳客车没到,公路坍方了。怎么...

凉拌米线

凉拌米线的配料有爆香花生末,炒过的芝麻粒,烫熟的韭菜、木耳和豆芽菜,新鲜青笋切丝,切块土鸡;作料有甜酱油、咸酱油、蒜水、麻油、芝麻酱、花生油、酸醋、姜汁,辣椒油等,和当天生产的米线拌在一起,新鲜又美味。...

红烧鸡枞

红烧鸡枞是昆明特有的一道名菜。鸡枞是云南特产的名贵野生食用菌,味道鲜、甜、嫩、香,简直可以和鸡肉相媲美,还能养胃、提神。...

稀豆粉

稀豆粉制作非常讲究,选用当地上乘豌豆用文火慢慢炒熟,然后用细磨加工成粉,滤渣。食用时均匀搅拌用清水煮热。稀豆粉的主要配菜荞丝,制作时先把荞面踏成薄片,再用松树枝慢慢烘烤,不能烘糊,这样,切出来的养丝便带有天然松树的那种清香味道。...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