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湖北 > 武汉 > 正文内容

春天也是收获的季节―游览“武汉第四镇”散记

9个月前 (03-21)武汉2094
春天也是收获的季节

――游览“武汉第四镇”散记

田红星

引子:走到郊外就是旅游

春末时分,虽事务繁忙,但心情常像小溪一样流淌,像小鸟飞向远方。

4月9日,星期五,阴转多云。

下午2:30分左右,朋友的私家车专程来到楼下,特邀我当“导游”去游览“武汉第四镇”。多年交情,加上知道我对“武汉第四镇”独有情钟,盛情难却,于是,我欣然前往。

到了后湖片区,朋友已被路旁两边五花八门的楼盘所吸引,就不由得放慢了速度。由于我去第四镇无数次了,每回必经此地,并也曾多次深入楼盘里面参观,所以对后湖这里的多层、小高层、高层、别墅和外立面以及建筑风格都耳熟能详,兴趣并不是很大,坐在车上就像看快速跑过的参照物一样。

不知是春天容易多愁善感,还是睹物思情?到了府河收费站,我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五年前发生在这里的“新华社记者被打事件”,作为当时亲历者的我此时虽然感慨万千,但却是另外一番滋味:时间过得多快啊!但时间飞快地在我们眼前流过,却留下它的影子。看着府河的水静静地流淌,看到路边新挂上的“盘龙城经济开发区”的标牌,不禁又让我想起了孔子的:“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惊叹的是我们生活变化之快世界变化之大。

在我对往事遐想的时候,几声鸣笛打断了我的思绪,一眨眼功夫就到了第四镇。我对朋友说:“现在是春天,到了郊外就是旅游,我这是故地重游啊!这次你就多看看。”

“有你当导游,我就放心。”朋友对我信任更增加了我的一丝压力。

“得让你有收获,不管是挂眼科,还是结交四镇朋友”。我又有一丝严肃。

“没有关系,只当好玩。”朋友却很坦然。

150万的大榕树

走下车,我们就被这里的一团绿色所吸引,仔细一看,是一棵大榕树。大树茂密的枝叶从道路的一侧一直延伸到了道路的另一侧,下面自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拱门,汽车和人群可以自由穿行。

“这是东次入口大门,树高就有16米多,树干直径达4米。”我介绍。

“好大一棵树!”朋友惊叹。

“这是假的。”我介绍说。

“我以为是真的。”朋友又一惊。

“这是武汉楼盘里最贵的树,也是花钱最多的假树”。我补充道。

榕树是福州的市树,现在这里的开发者主要来自福州,青睐榕树是很正常的事。高高的榕树既有一种荣耀感,又可减思乡之情。这树我不敢肯定是最好的,但从这树可以看出第四镇气势之大,我敢肯定第四镇要做就做最大的。当然看到这棵昂贵的假树,除了良好的祝愿外,我又在想:这树的生命绿色能持续多久呢?

一棵古树60多万元

走进一栋建筑,就看到一个很大的别墅模型,有近50平方米,比一般单身公寓的小户型还要大。沿着楼梯向上走,我们看见了旁边一排幕墙瀑布,幕墙全是一块块自然山石砌成的。在这样功利性很强的地方能看到一排山石和流水自然是赏心悦目的事。

二楼是办公的地方,第四镇工地年轻的“少帅”刘总正等着我们。

一阵寒暄之后,刘总说:“我们还是到现场参观吧?”

于是,刘总就领着我们到现场参观。

坐在电瓶车上,东京路、中华路、纽约路和巴黎路在我们的脚下轻轻闪过。我来过多次,对这些已不感兴趣,但朋友却看得仔细。

“听说这里还有一棵很贵的真树,花了几十万。”我问刘总。

“是真的,花了60多万,就在大门口,我们这就去看。”刘总说。

到了大门口,就看见了一棵不算很大的树,比我想象的小多了。树上叶子不多,返青的牙倒有一片,树上还缠有藤。

“这就是你说的那棵树吗?”我问。

“就是这棵树。”刘总手一指。

“这树叫什么名字?”朋友问。

“叫满园春。”刘总答。

“真好听的名字!满园都是春色,寓意美好而又深刻”。朋友感叹地解释。

“这树是从那里搞来的?”我问。

“从江西。”刘总说。

“有多高?”我又问。

“有16米多高,直径就有1・5米,树龄有660年,光运费就花了2万多元。”刘总说到这里又一种自豪感。

更神奇的是,这棵满园春栽种的时候,还“神气”相通,树根流了一片鲜红的汁液,让周边的人惊叹不已。一位风水先生说,树根流红液象征红红火火,是吉祥之事,有兴旺发达、招财进宝之预兆。

观赏了满园春,刘总又指着旁边的一片树林说:“这些都是百年的桂花树,到了秋天就是一片花香。”

朋友接着说:“那就是满园香了!”

我们连连点头。

大门花了3000多万

其实60多万元的满园春和一片百年的桂花树都是大门的规划区。站在第四镇的大道上,刘总介绍说:“这个大门占地240亩,主大门整个景观区域由五大部分组成:高耸的砌体门墩大门、主入口广场,云天第一桥、人工湖和椭圆形的人工观景小丘。景观在这里以三个层面依次展现,人工结合自然,三个景观层面以主大门的地花为圆心呈半圆式向周围发散。将要花费3000多万。”

抬头望去,十二根高大的柱子立于门前,雄伟气派。但穿行在高低不等由混凝土砌成的柱子中间,我又感觉像小船在大坝中行驶。

走进大门,是一座小桥,但桥面宽阔,黑色的桥面衬以白玉栏杆,雄伟威严,给人以如履皇家园林般的震撼力,高高的灯柱,高科技的材料,再加上时尚的造型,更增添了小桥的活力和生机。

沿桥往里走,是一个小山丘。刘总介绍说,这里将是一个精心雕琢的空间,结合地形引水、造坡,形成草坪、沙滩、照壁等自然景观。植物景观以草地为主,结合地形形成缓坡的大草地。沿沙滩附近的坡地种植棕榈、加拿利海枣等反映海边风情的景观植物,并通过竹子和一些秋色枫香等的搭配起到与周边环境隔离又可以观景的目的。

站在山丘旁,我们就跟刘总开玩笑:“你们这不是建房子,是在建公园。”

我们参观的时候,第四镇正在紧张建设当中,虽看不出什么效果,但一定感觉是很大气的。你想一想,就单个一项目而言,有的占地面积都不到0亩,资金没有超过3000万,而第四镇一个项目的一个大门就超过了,这气势就可想而知了?

老总为什么哭了?

以前每次来第四镇,我是先跟老总打电话预约的,这次和朋友来是个例外。我们就来到了老总办公室。正好他拿一个尺子在修改设计图纸。见我们到来,他马上放下尺子,招呼我们坐下,打电话给我们上茶。

这是乔迁新居后我第一次到他的办公室。办公室整洁、明亮,站在门口即可以看到远处的山水、楼下售楼部的全景,透过窗户又可以看到后面一栋栋的别墅。

从02年3月18日起公司成立到3月18日乔迁新居,他们正好两年了。谈到两年所走过的历程,老总感慨万千:“当初我从福州过来的时候就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现在总算取得了初步的成功,搬家的那一天,我哭了・・・・・・”。

听到“我哭了”三个字,看到老总湿润的眼睛,我们一阵惊奇。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在房地产界“身经百战”的老将这样动容?是什么力量让一位年过六旬的长者这样伤感?

其实作为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拓荒者,想到自己所走过的坎坷和艰辛,回忆7多天难忘的岁月,怎能不潸然泪下?

记得著名诗人艾青说过:“为什么我们眼里含着泪水,是因为我们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我想用艾青的诗来解释老总为什么流泪是最恰当不过了。

接触过老总的人都认为他“老奸巨滑”,外界也有这样的传言,他自己也承认。今天他就说过:“都说尖黄陂、狡孝感,又尖又狡是汉川,但再尖再狡也赶不上我王老汉。”他这样“自知之明”,我们都哄堂大笑了。这不是嘲笑他,而是对他的一种肯定。你想想,在房地产竞争这么激烈的今天,在武汉这个随时充满变局的大环境里,没有他的“老奸巨滑”,怎会有今天的“四镇雏形”。

原来他是一位“高才生”

在与我们交谈的过程中,不断有人进来找老总。他一会儿拿起铅笔改图纸,一会儿对图纸上的圈点指手画脚。进来的都是闽南人,老总也是一口的闽南话,叽里旮旯的,我们听不出头绪,像听天书。

听刘总和办公室人员介绍,老总为改一篇稿件就前后花了一个星期,这除了工作太忙了外,更主要是认真。

一般报社的老总都不能做到这样,一个楼盘的老总对自己的内部会刊却能做到这样精细,而且是逐字逐句地修改稿件,你说是个什么概念?是不是“成功始于细节”。

我是多次与王总深度接触,每次与王总交谈,总有谈不完的话题。不知不觉中,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我们准备离去,老总再三挽留我们共进晚餐。

在人们的印象中,福建商人是只会做产品,没有什么文化底蕴。特别是福建的“赖昌星”出现后,人们对福建商人又有了“投机倒把、靠走私发家致富”之说。但今夜与老总交流我却对福建人有了新的认识。

在共进晚餐时,我无意中了解到老总原来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从上海同济大学毕业的高才生,唱卡拉OK时,又发现老总是能歌善舞,什么歌都能唱,什么舞都能跳。特别是唱闽南语歌曲《榕树下》时,一口的闽南话唱得十分地道,那对故乡的思念十分投入,唱到高潮时,又情不自禁手舞足蹈。和别人跳舞,他不是说点子没踩准,就是舞姿不对,俨然像一个舞蹈老师。

今日与老总会晤,除了感觉他工作的投入认真,更一睹了他休闲的洒脱和风采。他永远是年轻的,就像一句广告语说的一样:“60岁的人,30岁的心脏”。

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甚至纸醉金迷。老总的歌声还在继续。我不知什么原因,却有一丝醉意,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嗓子也沙哑了,在朋友专车的护送下消失在夜色阑珊中・・・・・・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理想国旅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guolv.com/post/29836.html

标签: 游记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明眸

下一篇:春秋佳日

相关文章

关于武汉的只言片语

关于武汉的只言片语最近几周都在武汉出差.武汉以前也曾来过,著名的黄鹤楼也去过. 据说现在门票涨到80元,庆幸自己以前去过.因为是冬季,人也懒,不想逛.稍微赶兴趣的是以前曾听说过的有特色的佛教寺庙----古德寺,但终因为懒惰而...

北行记事――武汉

武汉,给我的印象不是很好,坐了多个小时的火车,迎来的却是比福州还要闷热的天气,福州的热只是停留在外部,而武汉实在是不好,简直是深入肺脾,真是白白浪费了一条长江从它穿过。主席的名句: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这话多少影响我把武汉...

四月武汉

看了一篇写于4月2日的关于武汉樱花的游记之后,我决定去一趟武汉,就冲着武汉的樱花。4月10日晚上,乘坐L52的硬卧(140),过了14个小时后抵达武汉。达到武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急忙去武大,因为根据那位来接我的同学推测,现在樱...

寻根、寻祖、看风水――不得不说的山水故事

寻根、寻祖、看风水――不得不说的山水故事田红星在武汉,有这一说法,就是“不知盘龙城,不算武汉人”。然而,盘龙城虽就在武汉机场路下,但真正到过盘龙城去的人并不多,这主要因为一是去盘龙城的交通不方便,二是武汉市还没有把它当成一个像”...

极目楚天舒之武汉

五月四日下午二点多到达武汉傅家坡汽车站。一出汽车站,就可以看到周围许多宾馆打着打折的横幅在招徕生意,标房都只要一百五、六。想起前天晚上在宜昌找不到房间的尴尬,由衷感觉还是大城市好啊。这次到武汉,唯一的目的就是去游览我心仪已久的武...

武当太极湖的最新交通攻略

    【火车】   太极湖位于汉渝铁路沿线,从北京、上海、广州、武汉、西安、重庆、成都、郑州、福州等东西南北各个方向的大中城市乘火车可以到达武当山火车站。武当山火车站距离景区山门仅1公里,十堰站距...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