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安徽 > 正文内容

宏村游记

10个月前 (04-03)安徽2354

汤口到宏村没有直达的班车,必须到黟县中转,汤口-黟县每天有两班车来往,下午的一班是3:30开。大约3:左右,小程找人送我们上了班车,真巧,又碰到了L,车上还坐着一个女孩子,这时还不认识。整辆车除了司机和售票员,一共就5个人,我们四个游客外加一个老乡,不知去宏村的人是大多包车还是我们的行程比较独特?售票员人很好,非常健谈,说话跟我黄山那个同学特别像,我不由产生一种亲切感。他是西递人,从上车开始,发名片,跟我们聊西递和宏村变成景点的历史,西递的建筑,西递和宏村的差别等等,大抵是西递的古建筑规模比宏村大,宏村有月沼,有荷塘,景观上更具魅力。我和LD本来打算是直接去宏村的,L和另外那个女孩S和我们计划一样,但都被这个售票员先生说得动了心,打算先去西递再到宏村,西递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可以转遍,再去宏村也不晚,还有可能省掉进宏村的门票。另外,四个人一起去,只要买了门票,西递就会免费配一个导游,这个信息无疑进一步刺激了我们四人一起行动,大家都不是研究建筑的,有个导游讲讲会比自己瞎看好的多。这样,我们四个人决定在西递下车。

大约4:40左右,班车到达西递景点售票处门口,门票55元/人,果然,看到四个人一起,售票处配了一个MM导游给我们。导游姓王,大概工作一天也累了,话不是很多。进景区门,过一个停车场,左转就进入村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石牌坊,旁边有一个小池塘,牌坊上书“荆藩首相”四字,下面写着“登嘉靖乙卯科x列大夫胡光文”,看来是个做官的。牌坊上部是三层飞檐斗拱,左右对称,每个拱都做的很精细;下部是四根柱子形成三个门框,中间稍高,左右略低;中间梯形部分按照斗拱层次,有题字、镂空雕花和浮雕图案。斗拱部分颜色较深,开始发黑,石柱和题字的石板显青色,石雕部分带土黄色。偶不是学建筑的,目前只能看这么多,贻笑大方了。目前西递只剩这一座牌坊,据说还是文革时期作为“反面教材”得以保留下来。喜欢古建筑的人一定恨“文革”恨的咬牙切齿,“破坏一个旧世界”究竟破坏了多少珍贵文物不得而知,反正我看到的古建筑基本无一幸免,西递也一样,建筑里面石雕人像大多没了头,可惜,sign!

从牌坊向里走,就是西递的村庄,村里的道路不是横平竖直,既使是大路,也拐着弯,更多的是窄窄的巷子,路面多为青石板。房子也不象北方门当户对,而是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屋顶一概是青灰色,屋外墙壁是白色,由于年代久远加上风雨侵蚀,墙壁并不平整,暗暗的蒙着一些灰,颇显古意。最有意思的是屋顶两侧的墙,高低有致,端部做成形似马头状,俗称马头墙,这道墙其实是用来防火的,没想到反而成了一道风景。

导游带我们参观了几个有代表性的宅子,分别是做官人家、经商人家、读书人家的民居。每个宅子都有名字,我已记不大清楚,居室结构大致相似,门墙都装饰的比较讲究,有拱檐、石雕或砖雕装饰。进门是一个小天井,用来采光通风。屋内以木结构为主,有不少精美的木雕,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楹联特别多,挂在左右手的墙壁,有些我们耳熟能详,如“便宜多自吃亏来,快乐每从辛苦得”等等,多是每户人家总结的立身处世之道,除楹联之外,还有一些字画。正对着房门,靠着后墙摆一张桌子,从左至右陈设着一面镜子、一座钟和一个花瓶,取“终生平静”之义;桌子两边各摆一把太师椅,后墙上一般会挂先祖画像。这些房子虽然已成为游客参观的景点,但房子的主人同时也住在这里,兼顾向游客卖一些纪念品,也算“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

有一家屋内地板上有类似地漏的小圆形铁格栅,起初以为是排水的,经导游介绍才知道下面有个地窖,大家知道,地下比较凉快,这个人家利用了地窖的凉爽解暑,起到空调的作用,这个“空调”还在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被当作问题考过嘉宾。但我对这个“空调”颇有疑惑,冷空气向下走,热空气向上走是个一般常识,把空调开口放在地面,空气怎么流动呢?除非另有设计,让地下的冷空气能够从这个出口吹出,空气循环流动,真正发挥“空调”的作用。还有一个官宦人家,在小姐的绣房架着一个“风扇”,风扇形状跟大家看到的折扇差不多,不过是从屋顶倒挂下来,连接风扇的绳子通过滑轮装置(好像是,记不大清楚了)一直延伸到一侧柱子边,丫鬟通过拉动这个绳子,可以让风扇前后晃动,从而达到空气流动,纳凉解暑的作用,这个设计真是别具匠心,看来追求享受是发明创造的一大动力!

给我印象较深的是西递祠堂,这里有朱熹亲笔题写的“孝”字,这个字写的很有意思,在“孝”字那一撇的起笔处,右半边看来颇象一个扬眉吐气的年轻人的头部,左半边则是一个低三下四的猴子头部形状,蕴含着孝敬父母为人,不孝为畜生之意。祠堂是全族开会议事的地方,在这里,不管你官做到多大,钱挣了多少,都要听从族规处理,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祠堂内有四方的天井,两侧分别立着“忠孝”、“廉耻”共四块匾,明白地记录着“礼义忠孝廉耻”这影响了中国人几千年的伦理道德观念。祠堂在文革期间是村里的粮库,朱熹题的“孝”字作为放粮食的板子得以幸运的保存下来。

西递有一个小绣楼,据说是过去小姐用来抛绣球招亲用的。LD很感兴趣,买门票(2元)登楼,还借了一个绣球,从下面看上去,还真有几分意思,若着古装,就更象了。LD要给我抛个绣球,我略微有些担心,要是接不着岂不大煞风景,当时我脖子上挂着两台相机,手里还帮S小姐拿着她的相机(也登楼了),只有一只手可以接绣球,还要保证相机的安全。我暗暗祈祷,鼓励LD抛出绣球,呵呵,看来我们天生是一对,我很轻松就单手接住绣球,太高兴了!LD下来告诉我,她也很忐忑,生怕扔不好,我接不到。一路谈笑着,我们开始自由活动,导游在绣楼就离开了。西递商业气氛较重,好像家家户户都在卖纪念品,走在路上,不时会有人招呼你去家里看看,无非是想让你买些东西,或者让你去他家里住宿,令我略感不快。

正自有些郁闷,打算出村,路边一样东西吸引了我的目光,我一下子走不动道了,EOS1D,my dream!一位老兄正在用1D和75-300ISM镜头拍人像,他很随和,还让我和LD作为model拍了几张,我怀着崇敬的心情,用我的G2给1D拍了几张PP。大家聊起来,得知这位老兄W和他的同伴C兄今晚打算住在西递,他邀请我们也在西递住宿,然后明早一起去宏村,最后反倒被我们说的有些动心,想跟我们一起去宏村住宿了。最后还是我们去宏村,他们仍在西递。彼此聊得很开心,我还留下了电邮,希望他能把照片寄给我,大家约好明天在宏村见面。我和LD,L还有W出西递村,准备去宏村住宿,已经下午六点多,天快要黑了。聊天聊得让我们忘了一件事,就是去看“旷古斋”,这个宅子由北京一对夫妇买下,这对夫妇后来还开发了宏村的旅游,真是有眼光!当年几万元买的“旷古斋”现在恐怕已不能简单用金钱来衡量价值,诺大的宏村由北京人来经营,也不能不说是一个创举。

在来西递的路上,那位热心司机曾给我们介绍,可以坐当地很普遍的一种小厢式汽车去宏村,很便宜。果然在景区门外停着一辆这样的车,跟在北京街上能看到的“袋鼠”车差不多,不过更小,适合农用,好在容量足够,驾驶室前后两排共可以坐5个人。司机开口要50元,跟我们打听到的价格相差太多,LD又去停车厂找,LD处理这些事情一向积极主动,找到一辆桑塔纳,40元,只是这么短的路程,我们并不在乎车的好坏,更重视价格便宜。又回去找到那辆农用“袋鼠”车,最低只肯40元,那我们还不如坐桑塔纳呢!这时,另一辆“袋鼠”车从远处开来,几次讨价还价,司机终于肯25元带我们四人去宏村。路上下起了大雨,这一带今年天气反常,已经十几天没有下雨,难得我们来就遇到了这场雨。雨下得很大,加上天开始变黑,基本看不到前面的路,雨水打在路面,溅起片片白色水花,风刮过,雨雾飘过路面,车子略略有些晃动。司机把我们放在一个超市门口,告诉我们这条路向前就是宏村村口,LD坚持要问清楚到底村口在哪里,司机态度很不好,催着LD下车,甚至威胁要把坐在车上的LD和S拉走,我真后悔刚才给钱给的那么痛快,这个坏司机!雨仍然很大,后来知道,这个坏司机没有把我们放在宏村景区入口,而是放在和宏村紧邻的际村村口。我们此时无法进村,超市的老板娘人很好,搬来凳子给我们坐,约半个小时,一直等到雨停,我们过意不去,每个人都在超市买了些吃的,真要谢谢她!想起南京雨花台那个小摊主对我们避雨的态度,还是这里民风淳朴!

雨停后,我们开始进村,这个时候应该已不需要买票,但听说有村民会举报不买票的游客,出于谨慎,我们四个人分成两队,一前一后走着。还是LD眼尖,看到了一个岔路口指向“宏村景区”,我赶紧叫回前面两位,从这条岔路进村。这条路一片漆黑,还好我们带了手电,刚下过雨,我们小心翼翼的躲着积水,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这里是不是进村的路。这时,路边一片荷塘出现在眼前,中间有一座石桥,荷塘对岸是挂着红灯笼的人家,我们决定先过桥看看,这一决定实在是太正确了!过了桥,就看到一座小楼,上书“湖沁楼”三字,LD早就从网上查过,知道这里是可以住宿的,女主人姓郭,人很好。我们打算先进去看看。当时只有男主人在,LD和S去看了看房间,觉得还行,开始谈价钱,后来女主人郭大姐出来,答应给我们两件房,元/人,吃饭另算。此时已无别的吃饭地方,就让郭大姐做了四菜一汤,10元/人。饭后,郭大姐带我们去村子里转了转,主要是熟悉一下月沼的位置,打算明早去拍照,湖沁楼旁的荷塘叫“南湖”,也是拍宏村风景的好地方。

我们四个人在南湖的小桥上坐下,雨后的天空分外晴朗,繁星满天,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多星星了!一条淡淡的白色光亮穿过天际,这就是银河了。可惜对星座了解不多,不然看起来会更有味道,LD兴奋的找着北斗七星,还真让她找全了。仰望星空,我久久不愿说话,神思已缥缈至银河,S和L要去四处走走,给我和LD留下了独处时间。LD斜斜靠在我身上,一起看着星星,呼吸清新的空气,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溢满全身,多想就这样永恒下去!

静静坐了很久,想到明天要早起,我们离开小桥返回湖沁楼。从桥上可以看到二楼住的一个哥们正坐在阳台上滋润的喝着啤酒,我也有点馋了J。郭大姐给我们放了一盘介绍西递和宏村的VCD,看着看着就困了,实在支持不住,没等看完大家各自回房休息了,LD和S住一间,我和L住一间,//sign,我真的很想和LD一起。房间条件一般,我把郭大姐给的蚊香点着,免得它们晚上骚扰。结果,蚊蚊没有来,外面轰隆隆的大卡车一辆接一辆,吵得很,估计是今晚下雨耽搁了工程进度,趁晚上加班。迷迷糊糊,听到LD在屋外叫我,赶紧出去,原来LD被货车吵的睡不着,想换间房,心疼ing。上下找了一遍,不知郭大姐住哪里,只好悻悻作罢。看来从黄山下来后的疲劳还没消退,我再一次很快睡着了。早晨五点半,LD把我叫醒,简单洗漱,背上相机就出门了。

清晨的宏村格外安静,天还没有大亮,夜晚大概也留恋这里的美景,迟迟不愿离去,缓缓地走着,给白墙青瓦的村子披上一层淡淡的蓝纱。月沼其实是村子里的一个池塘,呈半月形,因而起名“月沼”。围着月沼,是一圈错落有致的民居,静静的水面在未消退的夜色下显得静谧异常,宅子倒映在池中,白色的墙壁和平静的睡眠互相衬托着,仿佛一下子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候,这样古老,这样宁静,没有工作之压力,没有世俗之烦恼,人,似乎回归了岁月,回归了自然!我们来的还不算早,已经有几个学生在池边写生,还有一位勤劳的大嫂正在捶打衣服,“梆,梆…”的捣衣声并未破坏这里的宁静,反而增添了几分生机和味道。谋杀不少胶卷,我们返回湖沁楼,游览南湖。

从昨晚看星星的小桥走过,到湖沁楼对面马路,可以看到南湖的全貌。荷叶铺盖了半个南湖湖面,太阳还没出来,透过云层的微光有意无意的洒在荷叶上,水面上,淡淡的清新,淡淡的温暖。湖岸两边聚集了很多色友,大家顾不上说话,取景,对焦,按快门,生拍错过了这美好时光。很巧,我们在这里遇到了昨天西递相识的W兄和C兄,他们包了辆车,一早就来到宏村,我们请他们稍后也去湖沁楼休息,上午还可以一同游览。跨过马路,是一片青色和黄色的稻田,虽非刻意搭配,但这颜色实在赏心悦目,我又忍不住多拍了几张。一边看,一边拍,我还得盯着手表,昨晚得知,宏村每天早晨7:00到8:00会有人在村子里查票,如果没买票,这段时间最好躲起来。我们回到住处吃了早餐,打算去塔川看看,在这里又遇到了一位北京的MM和我们同行。我们七个人(L, S, W, C, 北京MM,LD和我)乘坐一辆小面包,晃晃悠悠开向塔川,路不远,盘山而行,路面不好,很窄,我一直担心对面来车怎么办,看来担心是多余的,一路就我们一辆车。去塔川在半路就会要求买票,/人,售票处还拍了一个导游MM跟着。车在塔川景点入口停住,还有人验票,接着就只能步行了。

塔川最有名的是竹海,村子就被包围在竹海当中。沿着被竹林密密遮掩的道路,我们边走边拍,从半山向下看,是一幅美丽的乡村图画,大片的庄稼青黄相间,中间点缀着零星的村落,远处还有一个水库,可惜太阳已经很高了,要不照出来会很美。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这么绿的竹子,兴奋ing,我们家乡的动物园里也养着几从竹子,细细的总也长不高,叶子总是黄黄的,倒像是灌木,这里才有真正的竹!路边的竹子好像刚刚褪过皮,新生的竹节干净、青翠、结实、挺拔,让人忍不住想去摩挲一下。阳光透过竹叶,斑驳的光影照在斜坡上,风轻轻吹过,翠绿的几乎透明的竹叶轻轻摇曳,光影跟着跑动,不经意间活泼了整个竹海。LD也很喜欢,拍了不少PP。进村,导游把我们带到一位大妈家里休息,说这位大妈是村长,真是人不可貌像。村长家屋外晒着辣椒、茄子干,院外山坡上随意的种着一些蔬菜,我只注意到有南瓜。大家修整了好一会,从村长家出来,呵呵,LD发现了一直鸡在树枝上歇息,太神奇了!我第一次见到鸡会上树!大概是我们几个长枪大炮的拍照吓着了它,它噗哧噗哧的飞下了树,注意,是飞下去的,我可真开了眼。没走两步,这次LD可被吓着了,L生发现了一条蛇,听到我们声音,蛇躲进了草丛,L生用树枝拨了拨,一道翠绿的影子如烟一般溜走,看来是条草蛇,我劝LD放心,草蛇不咬人。LD让我走在前面,又差亦,我从小就听说蛇不咬排头,专咬第二个,吓的LD又赶紧走到我前面,^_^!

下山,回湖沁楼歇息,我和LD不想吃午饭,我要了瓶啤酒喝。午饭过后,休息的时候,我拿W兄的EOS1D和Leica M7比划了比划,中毒啊!1点多,我们开始参观村里的民居。这些民居,没有导游是不行的,我们跟着一个旅游团,一栋栋的走,宅子的特点跟西递差不多,不多说了。“承志堂”是宏村最大的一所宅子,跟导游团不验票,散客要验票。“南湖书院”我们没进去,据说要逐一验票,不管是跟团还是散客。宏村的指示牌比西递稍好,自己走的话,留意墙上“参观由此->”(我记不确切,大概是这几个字)的牌子就可以了。另外,宏村不像西递那么商业化,加上月沼和南湖的映衬,整体给我的感觉要好的多。

参观民居回来,我们六个人打算一起回屯溪,搭乘W兄包的面包车。从湖沁楼到对面马路坐车,要走过那座小桥,桥头有景区工作人员,胆小的LD怕怕不敢过去,我是昂首挺胸就走了。郭大姐看这情势,把LD一直带到我们的车旁,LD惊魂未定,车已经离开宏村,谢谢郭大姐,再见,宏村!一路顺利,大家都累了,中间还有一段下着大雨,到黄山市,六人各自道别,L休息一晚要去千岛湖,S打算去庐山,W兄和C兄要返回工作了,我和LD联系到我那兄弟,打算晚上聚聚,然后当晚返回南京。旅途中能认识这么多朋友,大家从陌生人到相遇相识,结伴同行,也算是一种缘分,我自己本不是一个很open的人,用LD的话说,有些“独”,没想到这次出来,短短几天,能认识这么多朋友,对我而言,是旅途的另一大收获,这种收获,有时比绝佳风景更让人满足!

至此,我们的旅游计划圆满完成,我所企盼的下一步,就是和老七见面。老七是我大学同学,一个宿舍住了四年,毕业后在黄山工作,有5年没见面了。老七请了几个他当地的同学陪我一起吃饭,搞得有些隆重,席间印象深刻两道徽州菜,一曰“臭桂鱼”,一曰“毛豆腐”,都是第一次尝到,果然名不虚传。臭桂鱼不臭,所谓的“臭”是一种我形容不出来的味道,有点象陈醋的味道和梅菜扣肉里梅菜味道混合在一起的感觉,无法精确描述,并不难闻。鱼肉入口鲜香,回味悠长,不同于我以往所吃过的任何一种鱼,最重要的是这个“回味”,我到现在还仿佛能在唇齿间感到,下次到黄山,“臭桂鱼”一定是我吃鱼的不二之选。毛豆腐贵在原料,口感细腻,但不是日本豆腐或白玉豆腐那种滑溜感,又没有普通豆腐的渣沫感,内部倒像是细密的网状结构,有咬头,有豆香,果然颇具特色。^_^,前面就提到了,美食是偶和LD的一大爱好,此次旅游能品此美味,乐哉乐哉!我晚上11点多的火车,本来说就找个地方再聊聊,老七实在太盛情了,10点多老七又带着我们去吃夜宵,刚刚吃的那么饱,我估计是吃不了什么了。但是。。。。。。

这顿路旁大牌档的夜宵,绝对成为我和LD今后再回黄山的另一大理由。我们点了几瓶啤酒,要了一个酸菜鱼,一盘螺狮。酸菜鱼做的非常好,超出我的想象,胃口大开,更好吃的,是那盘螺狮,大家还记得《食神》里周星驰最后做的那道叉烧吗?那道令评委在内心呼喊,“叉烧!好吃的叉烧!太好吃了!怎么可以有这么好吃的叉烧?!要是我以后吃不到这样的叉烧怎么办?!……” 我要呼喊,“螺狮!好吃的螺狮!太好吃了!怎么可以有这么好吃的螺狮?!要是我以后吃不到怎么办?!” 没有一丝渣尘,轻轻一吸,连肉带汁一起进入口中,滑韧香嫩,瞬间所有的味觉感官全被带动,真是美味中的绝品!我顾不得形容这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美味,和LD一个接一个,J不好意思!这螺狮,简直勾人魂魄!我如同刚刚听完交响乐,还沉浸在曼妙之中,兀自陶醉,却又被乡间小曲唤醒,激发了沉寂许久的想象力,迷醉其间,不能自拔!

时间最无情,不容我再享受美味,不容我再畅叙友情。老七送我们上了火车,即将启程,我劝老七赶快回去,老七不走,再劝,不走,再劝,我有些哽咽了,车开动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老七发来短信,“将友谊进行到底!”。相见时难别亦难,短短几个小时的相聚,不知何日再见?工作之后,忙于世俗,庸庸碌碌,才能体会到学生时代是多么珍贵,才能体会到那些兄弟般的情谊是多么值得珍惜!流逝岁月,不可追回,多少次梦中忆起那一起欢笑、惆怅、奋斗、彷徨的日子,醒来时泪流满面。我的兄弟们,不论你身在何妨,境遇如何,彼此保留一份牵挂吧!

9月1日,又回到南京

我们在火车站存了一包行李,晚上LD乘火车回北京。车站周围寄存行李的地方很多,但最方便的还是进站口的那家,是铁路自己开办的寄存处,俗称“公家”开的,比较有安全感,靠着进站口也很方便。我和LD乘游2路车,2元/人,打算去鸡鸣寺转转。这是我第一次乘南京的公共汽车,觉得比北京要先进很多。南京本地人上车基本不用现金,而是用卡,上车刷一下就行,而且用卡比用现金便宜,2元的车,刷卡只用1块2,学生估计会更便宜。游2路的鸡鸣寺一站,实际离鸡鸣寺还很远,下车往回走,沿北京东路,路过一个街心公园,不少老年人在锻炼,还有两个秧歌队在练习,很多人围观。过了街心公园,就离鸡鸣寺很近了,这里还有一个什么公园,我记不得名字,是建在一个山丘上,我们沿着圆形上坡路,打听好也能绕到鸡鸣寺,反正时间还早,就多走走吧。绕山丘走出来,右手边可见到鸡鸣寺,左手边是古城墙,穿过一个城门,就进了玄武湖,玄武湖公园很大,给我的感觉比莫愁湖要好很多,我和LD在湖边歇息,吃了些东西,顺便给来南京时那个出租司机打了电话,让他下午到酒店接我,早已说好100元送到机场,我省了钱,他也免了空跑。出玄武湖,准备进鸡鸣寺。刚才来的路上,有一个很小的门,好像可以进入寺里,正要进去,对面坐着一个大爷喊我们买票,呵呵,这里也有查哨的。5元/人,寺不大,历史不长,我和LD简单转了转,找了一处地方歇息,看报,聊天,有些无趣。决定出寺。

出鸡鸣寺,走的是正门,门口有几个算命看相的,其中一个纠缠了我们好一阵,说LD有出国的运气,说我是有才(财?)的人,非要看看,我们一笑置之。本来想请南京朋友吃顿饭,来了一趟一直让他招待我,过意不去,可我和LD很是疲惫,俩人都有些懈怠,再者,万一拗不过朋友,又成了他请客,我就更不好意思了。商量之后,决定还回狮子桥,我很想再吃“鸭血粉丝汤”,LD想吃“朱大”龙虾或者吃火锅,下午就打算在茶馆泡着了。到狮子桥,LD去超市采购,我又钻进了“保持联络”茶馆,静静的歇着,LD回来,我们一直歇到过3点半。狮子桥有一家“傣妹”火锅店,看菜谱,都是5角1块,我和LD都爱吃火锅,就进去了。场子很大,点锅底、菜、小料,自己去前台先结帐,然后才会上菜,我要了啤酒。这里服务一般,味道一般,但性价比极高,我们两人一共吃了元,还剩了不少。中间去卫生间的时候,我发现前台左手有一溜吊椅,适合情侣吃饭,可惜,没早发现!不过要说便宜,是成都吃的串串香最便宜,1角/串,去年也是离开成都前的最后一餐,我和领导左吃右吃,一共吃了6元,呵呵,便宜啊,还好吃!

回酒店,取出寄存的行李,重新打包。我那朋友还是执意赶过来送我,司机也早早就来到酒店。匆匆忙,我上车赶去机场,朋友陪LD去坐到火车站的巴士。晚11:00,我又回到了北京的家,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舒服啊!LD于次日中午平安回到北京,团聚!

南京-黄山-宏村之行,至此圆满结束,而我,回来后罗里罗嗦,拖拖拉拉写了这本流水账,犹如重新经历了一次旅行,记忆中的一切,仿佛近在眼前,清晰可见,待要看个真切,却又模糊起来。这些回忆,慢慢会融入脑中,融入生活当中,作为经历,永不磨灭。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理想国旅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guolv.com/post/1363.html

标签: 游记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古南岳天柱山游记--以图为主(二)

由于每贴只能有五张图片,所以就这么分开发,还望谅解!我们一个船上的同伴,都爱好和平的说,没有武器没有装备,所以没有“湿身”,顶多是“湿脚”,嘿嘿穿了草鞋的我的脚,MS还挺漂亮的说,就是夏天晒的黑印子有点明显PS:买的时候,我...

周末狂奔九华山

山石先生在guolv上邀请各路人马到九华山地藏王的道场去转转,而且由四平八稳的骆驼GG领队。本人是胆小的驴子,见此行又省时间又省钱又有机会和大头骡子、机灵猴子、马屁兔子、大眼黄牛、细佬水蛇等等同行,相当的高兴,固定电话、手机...

夜赶宏村

深秋的晚上很冷,有点透骨。到村里的那天晚上可以说是披星带月的,十点多下了火车,我舒了口气:还好,没有晚点。因为,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看看四周,一片漆黑,除了站台上一团微弱的昏黄灯光和天空中的点点星光,我对薇说:白天里,这肯定...

天柱一行

此去天柱山,是很早就决定了的,但由于工作关系,一直拖到现在。上周末请了一个周五。终于同lp踏上了天柱之途。6月5日晚21:13分,5018次火车,由上海开往安庆西。买了两张卧铺,191元是下铺的价格。周四晚上还是很多人,不象...

天柱半日

半日时间对一个人来说,也就是睡个懒觉的光景;对一座山来说,在千万年日出日落春去秋来中可忽略不计;天柱山也曾为南岳列五岳之内,但时光流转得而复失,今人余秋雨为之抱屈著“寂寞天柱山”,然而可想寂寞的正是我们,全副武装的登山者气宇...

安徽歙县周边暨新安江山水画廊自助游流水账(1)

安徽歙县周边暨新安江山水画廊自助游流水账(1)引子歙县,作为徽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至今仍拥有大量古代特别是明清二代的文化遗存,其中又尤以众多的“古民居”、“古祠堂”与“古牌坊”领皖南先。新安江自安徽歙县始,蜿蜒百余公里,横跨皖...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