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神舟国旅
神舟国旅 > 宣城旅游 > 宣城旅游游记 > 沿着徽水走一回

沿着徽水走一回

发表于 2014-05-08 12:49

 

 

 

 

 

 

 

 

 

 

 

 

 

 

 

 

 

 

沿着徽水走一回

 

 

 

撰文并摄影 JSN5320

 

 

 

徽水在哪里,原先我们并不很清楚。直到有一次参加“江南第一漂”,经历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后,我们对徽水及两岸人家有了向往。2005年的初夏,我们夫妻俩背上行囊,沿着徽水走了一回。

 

 

 

D1 南京到泾县。阴有雨,有时大到暴雨

 

 

 

经搜索,徽水源自绩溪,经旌德、泾县汇入青弋江。有探险者在旌德蔡家桥下水,漂着竹筏一路北上的。几年前,扶贫干部出点子,从此有了“江南第一漂”。“一漂”(当地人习惯叫法)位于徽水河流经泾县的最后一段,上起榔桥镇姚村,下至黄村镇平垣村,约20公里的河道蜿蜒曲折,水流湍急,两岸层峦叠翠。泾县风光绮丽,人们来这里休闲旅游,多半是冲着“一漂”来的;当然也有去陈村桃花潭,去云岭、茂林新四军军部的;去查济的几乎清一色是美院的学生,那里有一处新近列入国家文物保护的民居村落;而能徒步徽水河,喝上当地农家沏泡的“溪西山毛峰”的当属“驴友”了。

 

 

 

我们从南京西乘坐K25次到宣城(宣州市),票价28元(若乘坐8057次在南京南上车只要10元),换乘至泾县的快客(约15分钟/班,10.5元)。宣城至泾县48公里,不用1小时即可到达。天有不测风云,汽车快到泾县时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以至于下车后打着伞也难出站。时值下午3点,看着长途车站不远处的短途车站,我们只能望雨兴叹,因为在与一漂码头的江先生联系后得知,姚村往下游走的一段山路已被陡涨的徽水淹没。问雨停是否可以走?江先生明确回答:不能漂,更不能走;明天听我通知。江先生是一漂中段溪西山人,每天他沿着徽水走一回,这天被大水堵了翻山才越过那一段。就这样我们在车站旁的联华超市边躲雨边打听树红广场在哪里(事前做了功课得知那里有许多家庭旅馆)。经指引,我们在离车站100米的“茶城招待所”下塌了。实际是家庭旅馆,正合我们意!彩电、空调、热水、地板40元/间,还有30元不带卫生间的,被雨淋湿了的我们哪里还能吃苦,没有还价连忙住下。傍晚,雨停了,老板带我们到楼下的排档吃饭,说:我们家的,照顾点,就走了。点了红烧小鱼和莴笋,19元,优惠1元。当泾县大大小小的霓虹灯亮起,我们却兴奋不起来。原计划是第一天跟江先生下班,从姚村往下游走,当晚住溪西山的,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啊!回到客房,赶紧打开电视搜台看天气,当看到第二天多云转晴后,这才轻松起来,洗洗睡去。

 

 

 

D2 泾县到平垣村 多云转晴

 

 

 

一早江先生回短信:河水仍未退,下午再联系。看来不变不行了,当机立断:先到平垣村,住一晚次日再往溪西山。后来证实这一决策是正确的,山间的水涨得快也退得快,雨过天晴一天一个水位。山洪时泥沙俱下呈黄褐色,连着晴上两天,溪水清澈见底。

 

 

 

泾县短途车站去陈村、黄村方向的车很多,到黄村票价2.5元。再转乘黄村至平垣的当地人叫做“小飞虎”的客货两用车,2元/人,拐向路旁红褐色的沙土路,翻过山坳,不一会儿,人称“江南小漓江”的世外桃源――平垣村就在眼前。

 

 

 

平垣村傍着徽水,村子被徽水河一分为二,靠渡船维系。小飞虎司机热情地要把我们送到鹅卵石布满的渡口,车子开到半石半水当中。我们象是来平垣村访亲会友,随意住进了那个人家。那是个三代同堂的人家,老夫妻、小夫妻和两个宝宝。老房子没舍得拆,又傍着山墙盖了二层楼的新屋。最让人惬意的是那种开门见山的视野,隔着徽水山峦如烟如黛。

 

 

 

平垣村给我们的印象是山里的小平原。这里的人家种着水稻又靠山吃山。采茶、伐木、晒笋、蚕桑和养鸭都做,农林鱼牧畜业兼营。百亩草坪和百亩杨树林使得平垣村平添了几份森林公园的意境。川流不息的徽水给这里注入了活力和生机。在这里你可以躺在草坪上晒着太阳,看着蓝天白云飘过,那草自生自长,夹杂着小花;可以站在徽水边,感受自然的脉动,体会逝者如斯夫的光阴故事;也可以在农家屋前一坐半天,望着南山发呆。农舍旁的绿桑衬着晒匾里的白笋让人赏心悦目,柴草的烟和着饭香叫人食欲大开。我们在天井里冲了澡,然后把时鲜饭菜一扫而光,那久违了的咸肉香过后难忘。饭是小夫妻男主人烧的,他姓查,在县城当厨师,这几天回家,看他掌勺的架式还真不一般。女主人配料,笋丝切得又细又匀。饭后茶余聊起来,别看宝宝小,这小两口曾在上海打过七、八年工,也是见过市面的了。他们说起上海的事挺自豪的。为何没留在沪上,我们没再问。小两口打算明年到县城去租个房开个饭店,说为了小孩子的教育。平垣村有十几个村民组千把人口,眼前升着国旗的几间平房就是小学校。当小白领们有点时间就想着逃离城市的今天,平垣村的年轻人是以走出去为荣的。查师傅告诉我们,已经有人投资,明年河滩草坪上度假村就起来了。我们不由得暗自庆幸能看到未开发的平垣村。

 

 

 

晚饭后,我们和小夫妻俩看着电视(家家有“锅”,可以看到凤凰卫视),打听往溪西山的路。看本夫人担心的样子,女主人表示可以做向导。一切搞定,付人民币100元,2人一天食宿80元,余20元就作向导辛苦钱吧 。

 

 

 

D3 平垣村到溪西山 晴

 

 

 

这是一段7-8华里的山路,完全沿着徽水走,当地人用不了一个钟,城里人要两小时。为了少晒太阳,我们赶早上路了。先要摆渡到河西,渡船早早就在河边了。1元/人,那船小,最多载7-8人,前天大雨停摆,昨日水大据说5元/人。刚要起篙,岸上一老人赶来,做向导的女房东忙向我们介绍,这正是我们要去的溪西山的房东沈老伯!去年此时她去溪西山帮工采茶就住在他家,可干净了。沈老伯并不是专程来接我们的,在平垣村渡口碰上绝对是缘份。我们当下请女房东回,她要退20元钱,夫人忙说不用不用,落得个慷慨大方心情愉快啊!原来我们托一漂江先生帮助在溪西山安排住宿,唯一要求是可洗澡,沈老伯是山里仅有的几户有太阳能热水器的人家之一,知道我们今天到,平垣村又有人要他送蜜,怕我们去家里没人,所以起个大早先到平垣村把蜜送了,这会儿正急着往回赶呢。

 

 

 

沈老伯自我介绍,他也是江苏人,六十年代初中专毕业被分配到芜湖,一晃40年过去,往七十奔了。话这么说,尺把宽的山路,在他脚下如履平地。他拆根枝条,边走边拨打着路旁的小草,把露水扫去。一会儿他又捡根树棍为我们准备着,原来前面有段浸水的河滩,要踩着石头过去。不到半程我们就气喘吁吁了,找了块平缓的石坡歇着。按老伯的说法,这山路从前比现在宽多了,可供官商的轿子通过。成也徽水败也徽水,当地人靠徽水船筏运送货物,谁还想着修桥筑路呢。徽水不断,两岸景象也就延续着。如今的溪西山人靠木材加工、筏运、烧炭、制茶、晒笋、种木耳和养蜂致富。按平垣村人的说法,溪西山家家都是楼房,富得很呢。当我们赶到溪西山时,看到的沈老伯家却是一排平房,门掩着家里没人,但干干净净,左厢房是留给我们的,床上裸着席梦思,被套床单在外面晒着,我们立刻喜欢上了。这房子是92年他被当作制茶人才引进时,溪西山人帮他盖起的,内部原木梁栋,外面白墙黑瓦。后来我们转遍了山庄,再没比这合适的。也许是审美疲劳症吧,在我们看来,沈老伯家的木屋才是与溪西山和谐的,比村里那些新盖的砖混小楼有品味多了。

 

 

 

溪西山村民组也就三、五十户人家,属姚村,和平垣村相比,这里交通不便,两山夹一水,与外界的沟通除了船筏就是那条傍山小路。溪西山的年轻人不甘心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生活,想着法子出去,只留下老人和孩子。这天太阳好得很,蜜蜂飞舞。家家门闭着,依然鲜红的春联却透着生气。男人们撑筏,女人们采茶采笋去了。篱笆上说不出名字的花儿开得那么妍,无人去采摘。整个下午,我们就这么坐着,门前溪水匀速流过,静中有动,溪西溪东都是山,相看两不厌。沈老伯早年毕业于南通技工学校,工科出身,致富点子多,动手能力强。家中有制茶作坊和木材加工间,有自来水、太阳能和卫星电视。看他堆树段种木耳的身手,真不象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他不愿多提六十年代后的那段人生。看他屋里“知足常乐”的帖子止不住要祈祷好人平安。他有三个子女,大儿子在平垣村,是和前妻生的,女儿和小儿子都在上海。眼前妻子比他小很多。让人不为难的是,这位妻子善良单纯,叫我们猜她比老沈小几岁,当一遍又一遍猜不中时,他们俩口子笑得那么开心,我们也快乐起来。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沈夫人给我们说,溪西山人富起来,有人不知道钱怎么用了。这里安全,外面人常进来赌搏。小儿子输了五、六万,那是一座楼房的钱啊!小儿子因此跑到上海打工的姐姐处,一去不回。沈夫人早早做起了晚饭,看见她在切鲜肉,问这里能买到肉吗?才得知老伯为了我们的到来,早起去平垣送蜜,又特地在那里买了鲜肉。没想到我们到的早,夫人上山摘笋,中午回来来不及做。看我们中午没吃多少,沈夫人把晚饭安排得很丰盛,笋干烧肉、蒸咸肉还有韭菜炒鸡蛋。饭后我们照例把帐先结了,给了100元要找20,我忙说不找不找。

 

 

 

江先生从一漂码头下班回来了,说水退了,路好走了。他家就在沈家前面。看得出两家关系不错。考虑到上游姚村的风景也不错,天气预报后面还有雨,我们和江先生约好,次日一早跟他上班去姚村,最迟6点出门。

 

 

 

D4 溪西山到姚村、南京 阴,有雨

 

 

 

鸡叫头遍就醒了,才3点45,被子厚了,昨天又晒了,觉得热,再就是记着早起睡得不沉。老伯和夫人把闹钟调在5点,他们也没睡好。早餐面条做得跟上饭店的,每碗打了两个荷包蛋。他们家并不养鸡,昨日傍晚见沈夫人出门,后拿着几个鸡蛋回来。

 

 

 

6点不到江先生已来带我们上路了。他走在前面,手拿树枝条,象前一天沈老伯一样,为我们扫去草上的露水,走走停停等着我们。这一段的山路陡些,其中有段正在炸山开路,说路一直要修到溪西山;原有的路径有些混淆。路难行,一早也没筏子下来,顾不上看徽水,我们一鼓作气走到了姚村渡口,才7点钟,比起昨天要快多了。我们留恋姚村河湾的景色,江先生要赶去2里外的一漂码头上班,他把我们托给姚村他的妹夫就急忙走了。

 

 

 

一漂从姚村到平垣村约20公里的水路,有时要漂4-5个小时,游客受不了,女游客内急了不方便,管理一漂的安鑫公司如今已缩短了游程,常规线路从姚村到溪西山,所以筏工多出自这两地。在徽水,由于交通的原因,竹筏是无法象许多地方那样,用汽车运回起筏地的。筏工逆流撑筏和徽水一样传统而悲壮。在溪西山,那天我们看着邻家男人撑筏归来,兴奋地说今天跑了三趟,苦了135元,中饭都来不及吃,吃三碗米饭也是4块钱,他吃一碗就赶紧下来了。他家女人幸福地剥着鲜笋,篮子里放着三只鸡蛋。就这样,男人抽着烟,女的做着饭,良辰美景,夫妻俩心满意足。当我们一早赶了山路,自认为很辛苦,坐在姚村河滩休息观景时,一路的筏工们早已逆水而上,在欢快的号子声中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江先生的妹夫姓叶,在傍着徽水的河湾处盖了几间平房,用作接待游人,25元/人,有热水,不巧的是这天生意太好,房子已被包出。我们的徽水行到这里 就要结束了。我们留恋徽水河边的闲暇时光。假日不多,我们也无法再这么休闲着。这里的人们在忙禄着,我们也要恢复往日的生活。看天气要下雨,决定回程。包小面的去205国道乌溪20元,搭往泾县的短途中巴3元/人,赶上了8:30发往南京的金龙车(票价48元)。

 

 

 

一条河就这样让我们思绪波动起来。徽水有多少故事,天下有多少徽水这样的母亲河!曾几何时人们义无反顾地走出去,而当功成名就,或为人父母、告老还乡时,才多了一份对家乡的依恋。这里有我们欢乐和伤感的人生记忆。在这里我们恢复元气。

 

 

 

徽水生生不息,千百年流淌着。它没有西递、婺源那样有着文化渊缘,徽水的美在它的平淡自然。同属皖南徽州,徽水两岸的人们也许没有达官贵人般的前辈,他们默默无闻地生存着。这是个有着露水珠的地方。

 

 

 

此文同时给我们在美国攻读的儿子。

 

 

 

 

 

 

 

(平垣村房东趁天晴晒着笋干)

 

 

 

 

 

 

 

(溪西山房东家也有了现代化设施)

 


本篇文章来源于神舟国旅宣城旅游频道(http://www.guolv.com/xuancheng/)
本文地址:http://www.guolv.com/xuancheng/youji/34349.html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关键字: 宣城 游记

上一篇:去宣城,风情的女子    下一篇:暂无
邮轮旅游

宣城线路推荐

宣城游记


常见问题
独立成团的定义
合同单房差是指
纯玩.购物的意思
双飞.双卧是什么
付款与发票
可以刷卡吗
对公转账可以吗
发票如何开
支票公户转账
签署旅游合同
签约流程
可以不签合同吗
传真签合同
旅游合同范本
旅游其他事项
旅游保险事项
签证问题解答
退团.退款解答
参团其他事项

010-64410618(长途免费)

来电将统一显示为 010-6441061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09:00-22:00 周六、日10:00-18:0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打款账号  |   诚聘英才  |   发展历程    |   免责声明  |   预定须知  |   申请链接

Copyright©2006-2014 guolv.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7500864号

旅游产品提供商为北京神舟国际旅行社集团有限公司 工商注册号:110000001137204 旅行社经营许可证号:L-BJ-CJ00080

  • 神舟国旅 500强企业
  • 北京工商网上亮照
  • 中国互联网协会
  • 支付宝特约商家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网络110报警服务

关注我们的微信

微信账号guolvcom

扫一扫,关注神舟微信